你其实活得很辛苦,心理师:别再「不好意思」了

若叶马上熟读了我介绍给她的书,加深对自我基模的觉察。每天自我监控,回忆跟基模有关的过去经验,也加深对模式的思考,在每一次的课程中她都会跟我分享实行状况。我彻底扮演了倾听的角色。以下彙整了若叶所说的内容。

什幺时候会觉得「不好意思」呢?

若叶每天的日常生活当中出现,「对○○○不好意思」「这样很不好意思,不做」⋯⋯「不行,这样很不好意思,不可以做」的想法,频率之高让我非常惊讶。例如有:

■ 走在路上,当对面有人走过来,和人擦身而过的时候,会出现撞到别人很不好意思的想法,就会闪到一边让路给人。一定会让。

■ 在百货公司地下楼层试吃,即便其实没有很想买,但却会因为觉得不买很不好意思,最后购买了试吃的食品。

■ 在职场上,一旦发现墨水快用完的原子笔,就会觉得让别人用到没水的笔很不好意思,自己就一直使用那枝笔,直到墨水用完。

■ 去上厕所时,如果发现厕所卫生纸只剩一点点快用完的时候,就会觉得对下一位用厕人不好意思,硬是把卫生纸全部用完,然后换上新的卫生纸。

■ 因为不好意思拜託我诊所的柜檯员工,所以都是自费到便利商店複印督导课程要用的资料。

■ 咖啡厅送错餐点时,觉得不好意思请他们重做,就默默把送错的餐点吃掉。

■ 职场上即便有负责行政事务的员工,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拜託别人做行政事务,所以经常自己处理。对拜託别人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做不到。

■ 就连请特休也会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总是无法提出申请。

新生活方式的摸索与改革:尝试做「不好意思」的事情

若叶在理解活得很辛苦的真面目为何之后,便把从书中学到的基模疗法的各种技法,积极的应用到生活中,使生活逐渐发生变化。基模疗法由若叶自行接连实行,因此我依然是扮演倾听的角色。

若叶理解到不好意思的真面目综合了受牵连基模、自我牺牲基模、情绪抑制基模的东西,察觉它们会不时出现在日常生活当中,让感觉变得有点怪怪的。所以,她决定从做得到的地方尝试改变行为。

举例来说,在路上和别人错身而过时,自己不让道;即使试吃了也不买商品等事情。一点一点尝试过去觉得对别人不好意思、做不到的事情。

然后亲身体验到,做了之后也没发生什幺不好的事情。也就是说,自己不让道,别人会让道;不买试吃的商品,也不会有人发生什幺不好的事情。

最让她吃惊的就是 「临时取消」。临时取消是若叶最不擅长的行为。「如果做了那种事情,可能会对别人太不好意思而愧疚到死」,对她而言是如此不好意思的事情。但是她和朋友聚餐的前一天却经常发烧。过去都是採取隐瞒发烧,照常出席聚餐「临时取消很不好,做不到」「要是被人知道我发烧,会让别人担心,这样不好意思」。

但这次,她问自己其实想怎幺做之后,听到内心的声音:「我想取消约会,在家睡觉。」所以她便顺从那个声音,鼓起勇气。她在传讯息时,手不断发抖,对她而言是需要勇气的行为。传了「对不起,我现在发高烧,明天无法参加聚餐了。大家玩得愉快喔」的讯息。结果也没发生什幺不好的事情,大家有点担心而已,这件事情便结束了。

像这样,当基模活化时,就问自己「其实想怎幺做?」选择为自己而非为别人的行为。藉由有意识的实践,若叶的基模渐渐发生变化。然后,若叶做了决定,我要为自己而活。」

为自己而活

「我要为自己而活」这句话正是若叶的快乐基模。依据自己其实想怎幺做,选择行为,而非从因为对别人不好意思的角度 ,这对若叶而言是非常新鲜的体验。

但那同时也给若叶带来「我过去到底有多幺为别人而活啊!」的痛苦想法。因此,她转换心情为「现在有察觉到就好」,不断问自己:其实想怎幺做?自己期望什幺?有意识的倾听内心的声音,并尽量以内心的声音为优先。

变化最大的是若叶与母亲的关係。

过去若叶都是从母亲的角度,例如:母亲期望什幺呢?怎幺做母亲才会开心呢?等想法和母亲联络、处理老家家务、带母亲外出用餐。

母亲如果开心就感觉成功,母亲如果发了什幺牢骚就感觉失败,后者让若叶觉得自己做了不好的事。但实际上若叶的母亲是喜欢抱怨的人,所以她经常会觉得自己对母亲做了不好的事。

但是在若叶下定决心切换到快乐基模之后,便不去理会母亲的反应。当然还是会在意母亲的反应,但因为能够自我监控、意识到那是受到基模活化的影响,所以才不会被基模耍得团团转,变得能够这样想: 我已经做了自己想为母亲做的事情了,这样就好,即便母亲没有非常满意,但那也不是我的责任。

其实都是内心小剧场作祟

此外,对于妹妹经常半夜打 Skype 聊天的问题,她也下定决心试着跟妹妹沟通,睡眠时间太少,对身体不好,可以稍微减少讲电话的次数吗?在说出口之前,她也是非常恐惧害怕,担心这样是不是会伤害到妹妹。但说出口之后,没想到妹妹却爽快说道:「姊,我知道了。过去一直勉强妳,对不起。」减少了讲 Skype 的频率。

然后,传讯息拜託弟妹:「我也很忙很辛苦,希望你们可以稍微多打电话或传讯息给妈妈,偶尔听听她的抱怨和不满。」两人马上回覆说:「抱歉过去都把责任全丢给姊姊,今后会多打电话和传讯息给妈妈的。」

事情顺利到让若叶非常惊讶。「什幺嘛,原来我一直在演内心小剧场呀。」她笑了出来。

帮助自己推荐阅读

《为什幺帮助别人的你,却帮不了自己? :用正念与基模疗法疗癒自我》

你其实活得很辛苦,心理师:别再「不好意思」了

这里买

延伸阅读:

「高共情者」的人际课题:学会同情自己

购物狂分享「一年不消费」心得:终于拿回人生主导权

善用「猫咪行为学」:不会依恋,不会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