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州华社领袖削拨款影响学生 “不应拿拉大学院开刀” 拉曼大学学院多年来为中等和低收入人家提供深造机会。将政治带入拉曼大学学院,最终学生将成为受害者!希盟中央政府不应取消拉曼大学学院行政开销,更不应要胁马华与拉曼大学学院划清界线。

丹州华社领袖认为,马华虽是拉曼大学学院的发起人,惟却不曾将政治带入拉曼,且多年来以合理收费培养莘莘学子,为中等和低收入人家提供深造机会,因此希盟中央政府不应对拉曼开刀。


拉曼大学学院,升格前旧称拉曼学院,是一所非营利学府。

拉曼大学学院成立于,学院名称取自马来西亚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

财政部长林冠英日前强调,若拉曼大学及拉曼大学学院明年仍要申请政府拨款,需确保两所机构不再属于马华拥有。

他较后也坚持不会增加拉曼大学学院的政府拨款,并警告马华别大幅调涨该校学费,否则可能遭到对付。

吉兰丹华校董教联合会主席·黄博谆:马华纯粹办教育


虽说拉曼大学学院是由马华创办,不过拉曼大学学院的宗旨与出发点,是我们赞同的。拉曼大学学院为清寒的学生提供升学习的机会,也让国文掌握能力不强及较弱的学生可进入拉曼就读。

对无法进入政府大学或到国外深造的学生而言,拉曼大学学院是学生的另一选择。而且拉曼大学学院在后期加强学术水准,尤其是会计系也有了口碑,不少会计系学生,未毕业就有公司争着聘请。

实际上,我们并没看见马华的政治力量对拉曼大学或拉曼大学学院学生有多大的影响,这纯粹是教育的推动,希盟政府不应将政治与教育混为一谈。

在国阵执政时期,马华属于执政党,间接让政府拨款作为拉曼大学学院行政费,惟并不包括维修等费用。我们都知道,私立学院面对经费不足问题,如果割掉行政拨款,拉曼大学学院在别无他择下,只能聘请薪水较低的讲师,这将拉低拉曼大学学院的学术水平。

林冠英声称,拉曼大学学院是马华推动的,但拉曼大学学院学生其实是来自多方面,我不认为,可将拉曼大学学院与马华放上相等符号。我们理应从学术与教育发展角度来看问题。

希盟政府理应继续资助拉曼,而拉曼也应公开让民众了解,储备金是供什幺用途,这样会更具说服力及透明化。

马华吉兰丹州联委会主席·蔡福光:不增办政治运动

拉曼大学学院的创办,是为了让更多华裔子弟可以在大专深造。虽说拉曼大学学院是由马华创办,不过一直以来,马华并没有把政治带入拉曼大学学院。拉曼大学学院成立至今,一直是一所拥有相当高水准的大学。

就算是国阵执政时期,马华同样没把政治带入拉曼大学学院,或在拉曼大学学院举办任何的政治运动。

至于拉曼大学学院是否将调涨学费,一切有待拉曼大学学院行政部决定。在没有政府拨款的情况下,如果拉曼大学学院无法负担行政开销,调涨学费是必然之事。希望希盟政府勿在政治报复拉曼大学学院。

马华吉兰丹州妇女组主席·苏维菱:储备金不可随意用

希盟政府不应将政治与教育扯在一起。

拉曼大学学院成立至今已49年,且培育出不少精英学子,为社会及国家贡献良多,因此希盟政府今次割掉拉曼大学学院行政费是说不过去的。

马华当年是通过群众运动筹得建校款项,成立起拉曼大学学院。虽说,拉曼有一笔储备金,但不代表什幺。

储备金的数目不大,需用在其他方面,不可以随意用来补助行政开销。

人间慈善社社长·张陆亿:助华裔子弟升学

拉曼大学学院的设立,是传承华族文化,为华裔子弟制造升学机制。只要是以教育为出发点,不管创办人是谁,我们都应该支持。

我相信,行动党的不少党员也在拉曼大学学院毕业,难道行动党要对付这些党员吗?要求马华与拉曼大学学院划清界线,等同是破坏别人的家庭关系。

其实,拉曼大学学院的课程也是跟随大马教育法令及政策,马华并没有将政治带入拉曼大学学院。拉曼大学学院的设立,纯粹是要协助清寒子弟可继续在大专念书。无论执政党是谁,都不应该政府化教育课题。

吉兰丹晋江会馆会长·黄荣辉:教育勿政治化

希盟政府应该继续拨款予拉曼大学学院,不应以拉曼大学学院拥有储备金,而割掉拉曼大学学院行政开销,同时也不应要求马华与拉曼大学学院分割,才考虑拨款予拉曼。

在教育课题上,希盟政府必须一视同仁,不应将政治带入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