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化妆,整型美容有错吗?实美整型外科诊所院长、台北双连基督长老教会长老苏茂仁医师受访时表示,美涵盖了心灵的层面,成功的美容整形手术,一定要能增进病人心理积极的一面,变得更加有自信,提升自我的身体形象。医师再怎幺行,癒合还是上帝的工作。他也提醒我们追求的是身心灵的平衡完整。

苏医师表示,人对美的追求,随着时间轴而有所转变。早期对于身体的修饰,观念非常保守激进,甚至被认为是淫蕩和骄傲。直到十二世纪仍认为,使用化妆品等于是损毁上帝的杰作。直到十六世纪人类才逐渐对美的追求转变为正面。至今,又有很大的转变。

抗老恢复自信 整型需要勇气
甚幺人会接受美容手术?苏医师说,大部分的人来治疗,不称自己是来「整型」,只是为了维持年轻。若只是「微整型」打打针,也可以接受,因为只是让皱纹减少、不显老态;而真正要接受手术的人,其实是需要「勇气」的。

他说,大部分做美容手术的病人,多半为了抗老,譬如眼袋下垂严重,尤其现今环境,很多人工作年龄往后延,一个60几岁的人要和30几岁的人在同一职场竞争,容易被嫌弃。曾经有一位患者,特别从纽约搭飞机来台北找他开刀。由于患者眼袋下垂严重,看起来很苍老,又没有精神,同事在背后闲言闲语地说:「那老不死的还不离开!」让人听得很难过,患者为让自己不显得老态才特别过来。所以有些人就像这患者一样,是不得已才来。

苏医师表示,外科医师接受的训练主要有:一、重建手术,主要是让患者回到正常的样貌和功能。二、美容整型手术,是让患者「超越正常」,回到更年轻的样貌。若以眼袋手术回复原状,是属于「重建」,也是回到比较年轻的样貌,并没有让患者外观改变。美容另一境界是「外观改变」,患者需要更大的勇气,而医师有义务在事前帮病人做心理谘商,让病人明确知道后来变成的样貌,让患者本身也喜欢。

曾经有位患者的妹妹在其他地方做削骨手术后,全家人都说变得很漂亮,没想到患者的妹妹反而郁郁寡欢,有一天却说:「我觉得我已经死了!」因为「原来的特色不见了」。所以,基本上我们对美的定义是「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情人眼里出西施),美的观念是从看的人眼中认为是不是美,才算是美。若我们照镜子,觉得自己很美,即使别人认为我们仍有瑕疵仍不以为意,完全不需要再做修饰。但若看自己长相不喜欢,认为需要「整容」,有时候是一种病态。

苏茂仁:医师再怎幺行 癒合是上帝的工作

苏茂仁医师(苏茂仁提供)

医师事前要做好心理谘商
他曾遇到一个身体变形恐惧症BDD(body dysmorphic disorder)的高中生患者,突然不想上学,父母带孩子先去看精神科医师,经医师诊断孩子疑似有BDD症状,觉得自己样貌像马一样,所以每天一早就从下巴贴一大堆胶布上去,希望自己的脸不要变长。也许是同学对孩子的玩笑话:「你的脸比马还长」造成孩子伤害,孩子想要整型,但父母不同意,以为心理有问题而就医。

后来,精神科医师找他协助,他看到这位高中生,发现脸部上下轴距超越正常比例,若将下巴缩短可能就解决问题。他也与患者约定,若整型后拆完线,就要去上学。患者拆完线后,果然就去上学了,后来也没再找他。虽然少部分身体变形症的患者可以藉由整形手术来达成心理的疗效,但大部分的病患,更需要长期的精神科药物及心理治疗。

他指出,美容整形是以外科手段来治疗心理问题,以美容技巧来开创美丽人生,所以「整型可以帮助对方回复自信或对自己的评价」,是属正面的。以现代的医疗技术,美容整型比起过去更容易入门,而且具有多元性,不论是仪器或是打针,改变的过程是渐进的,往往微调到让人看不出来,除非是从有皱纹变没皱纹,改变比较大。不论是否动手术,最后恢复都要倾向自然而不是变成怪样,让人品头论足。

苏医师指出,把自己弄得赏心悦目,还给众人一个美丽的空间与视觉的享受,严格讲也算是一种礼仪。但很多人说「相由心生」,四十岁以上的人要对自己外貌负责。心灵不健全的人,若企求藉由外貌的改善来提升心灵,可能不蒙其利先受其害,毕竟外表改变不见得对心灵有多大的提升作用。整形外科门诊有一些人在恢复期仍要求做其他手术,三天两头过来,或因整形失败而走上不断整形的不归路,都是不好的。

苏医师认为,美容手术并不违背上帝的旨意,它只是修复上帝创造完美性的工具。身为医师,是上帝的工人,用以解决人类医疗相关的问题。但发掘美的本质,提升人的价值和身心灵健全,还是必须倚靠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