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其实没发现:那些听起来有道理的,全都是废话!

有些话听起来很有道理,让人觉得是正确的,而且,实际上也真的是正确的。但却是没什幺意义的废话。这虽然没有一个很明显的推理过程,而且所讲的话也没错,但由于被错误的以为是很有意义的话,我们仍可以称其为谬误,简单的给个名称:「废话谬误」。

举例来说,当你去算命的时候,无论是抽籤的籤语或是算命师提供的讯息,出现废话的机率很高,例如:

你的命其实还不会太差,只要有充分的努力,其实还是有发展的空间,你求的事情也有可能会达成,但是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过度自信,否则到头来有可能会一场空。

如果我们带着虔诚的心灵阅读上面这些话,那幺,我们会觉得好有道理,觉得好有道理就会觉得好準,如果再回忆过去的自己,的确,过度自信导致失败,而充分的努力导致成功或是进步,这幺一来,我们会觉得算命算得真準。但是,实际上,上面所讲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到了废话的地步。怎幺说呢?

当我们说,「某个人的命不算太差」,这句话实际上并没有传达有意义的讯息,因为,我们没有清楚界定怎样的命算是太差?另外,「只要有充分的努力,其实还是有发展的空间」,这句话的问题在于,怎样的努力才算是「充分的努力」,努力既然充分,当然有发展的空间啊,否则努力怎幺可能会「充分」呢?这句话中,「充分」在某种程度上是用「有发展空间来定义」,那幺,这句话根本就是循环界定了,这种循环定义的句子一定是正确的,但却完全没说清楚怎样的努力才算是「充分努力」,因此,这是一个没有带给我们有意义资讯的废话。

至于「你求的事情有可能会达成」,这也是个废话,日常生活中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如果我们觉得某些事情真的是不可能,我们大概也不会去求神问卜了。再来,「千万不要过度自信,否则到头来有可能会一场空」,这句话也是一样,重点在于怎样的自信算是「过度自信」,如果导致失败的自信算是过度自信的话,那幺,这也只是一个循环定义的句子,没能够传达任何有意义的讯息。

当然,上面这些话对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的解读,我们会自动去定义我们最能接受的「充分努力」与「过度自信」的程度,因此,既然定义出自我们自己,我们当然会觉得很有说服力,而一个虔诚的信仰者感到有说服力时,自己就产生了一个积极的解读,那幺,这些话对信徒或许是有鼓励作用的,因此,其仍旧有实用的价值。

但是,在侦错神经的训练上,我们必须清楚,在内容上,这些话本身并没有传递任何有意义的资讯,因为,我们不希望为了一点点的鼓励导致某一天因错误思考而产生更糟糕的后果。

在股票理论方面,常常听到有人说,「股市涨太多一定会跌下来,跌深一定反弹,这是一定要把握的原则」。事实上,这是无法把握的废话,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什幺样的时候是涨太多以及跌太多。另外,也有人说,「股票赚钱基本定理就是高卖低买」,这也是一样,如果没有指出何谓高何谓低,这句话就几乎等于是废话。

所以,请注意了,当我们说了一番很有道理而且别人很难反驳的话时,先别高兴得太早,因为我们说不定只是说了一堆废话。就算听到专家说了一些很有道理的话时也不例外,好好省察一下他们的话是否只是一些废话。

1. 在马路上骑机车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

「太」这个字当作是「过度」的意思使用时,只要我们说「不要太……」,无论后面加什幺语句都几乎是对的,所以,「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这样的说词几乎可以说是不会错的、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它却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说话的当下恰好在机车行进时,那幺,这句话就可能指涉当时的机车骑士正骑得太快或是骑得太慢(比一般人的速度快很多或是慢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算是废话。

2. 抽菸不完全是错的。

很多人喜欢用这样很保守的说法来叙述意见。当我们使用的句子结构是「……不完全是错的」,几乎就说明它快要到达废话的地步了。因为,很少有什幺东西填进去会使这句话变成是错的。更何况任何事情都找得到其优点,只要有优点就不会是「完全错的」,也就可以说是「不完全是错的」。那幺,这样的说词就无法传达任何有实用意义的讯息了。